1984.08--1987.02 太原钢铁公司初轧厂技术员

中美经贸摩擦的具体内容主要反映了美方自我界定的利益关切,主要包括三类问题:一是贸易平衡问题,即特朗普所关心的美国贸易逆差问题;二是结构性问题,即中美经济制度的差异性,美方希望中国加大市场化进程;三是国家未来竞争力问题,重点指向中国制造业未来竞争力。